第四十二章 虫师乐师药师(二)(1 / 2)

骨钱令 夏语楼 7854 字 1个月前

西南方。

王波带着突击组在距离目标地五十米远的地方。

“我草……”一声拍脖的轻响。

“嘘,搞什么,谁让你出声的。”王波严肃转身,看到身后的战士摸着脖子扭来扭去。

“班长,洋辣子掉脖子里了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战士伸开手掌,墨绿色的黏液糊了一手。

“这点定力都没有,怎么当兵的。”王波低声训斥,突觉后脖痒痒,他顺手往后一抓,伸到眼前,一条带刺的绿色长虫,正是有酸性毒、细毛能刺入肌肤的洋辣子。

“哎哟。”不断的压抑惊呼响起,几名战士都被洋辣子蛰了。

“哪来这么多玩意。”王波从腿袋中拿出荧光棒,弯腰掰弯晃动一下,丢在地上,眼前一幕让他倒抽一口凉气。

只见地上密密麻麻铺着满满一层蠕动的洋辣子,层层叠叠,有密集恐惧症的人怕是当下就得掉鸡皮疙瘩。

他抬头望天,月色下,悉悉索索的下起黑色的雨线。

他伸出戴着防割手套的手,不消片刻,上面落满了绿色的洋辣子。

“加快速度,冲过去。”王波甩掉洋辣子,踩着墨绿汁液四溅的枯叶乱枝,加快行进速度。

鸿飞趴在松树上,在狙击枪夜视瞄准镜下看到乱了阵型的突击组。

他嚼着松树针提醒道:“王波遇突发情况,吴山你顶上去,交替前行。”

“收到。”吴山将枪挂在胸前,双掌拍死两只马蜂,嘀咕一句,“半夜了,哪里来的马蜂。”

“同志们,一小队还得看咱们,给我……”

吴山的话还没说完,空中传来密集的嗡嗡声,数个黑团扑进人群。

“班长,有马蜂。”战士们挥舞着步枪,驱散越积越多的蜂群。

“拉面罩,戴护目镜。”吴山当机立断,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。

“不行,马蜂钻进我衣服里去了。”

“班长,我脸肿了。”

“快来帮个忙,草,钻我裤裆了。”

鸿飞耳麦里传来嘈杂的声音,他皱了皱眉,预感情况不对,王波组遇到洋辣子还能算巧合,吴山组的遭遇就说不通了,半夜山中,怎么可能有成群结队的马蜂。

他紧了紧脖,扶了扶耳麦,将眼睛从狙击枪夜视镜中偏移,正要向小队长蒋子豪汇报。

突然,一条味碟粗细的竹叶青卷着尾巴从树上吊了下来,刚好悬在他眼前。

竹叶青吐着芯子,弯曲着上半身直勾勾地盯着鸿飞的眼睛。

鸿飞一动不动,额角渗出冷汗,就这么目不斜视静止呆立,呼吸似乎都停了。

竹叶青蜿蜒着身躯攀上了他的头盔,卷曲着身子弹开夜视仪,顺着鸿飞的脖子绕了一圈,从他后背脊椎滑下。

鸿飞的心跳几乎停顿,他静止如一尊寒风雕塑,岿然不动,头上一沉,如千钧压顶。

竹叶青绕着他脖子的时候,他差点没忍住,直至竹叶青爬上他后背,蛇尾扫过喉咙,他才悄悄咽了口唾沫。

左腿一紧,紧接着一股凉意从脚底板直冲脑门,竹叶青绕着他大腿绕圈,味碟粗细的身躯,重重箍在腿上。

那种令人窒息的触感,鸿飞的心脏开始加速跳动。

好在竹叶青将鸿飞当做一截枯枝,稍作停留,攀着松树溜下树去。

鸿飞长舒口气,冷汗止不住下流,后背凉意阵阵,湿透了。

他扶了扶耳麦,正要吩咐狙击组的人注意。

几声惨叫传来。

“一号位,什么情况。”鸿飞将狙击夜视镜移到左边,顿时瞪圆眼睛,眼中只差冒火。

只见一号位的战士抱着狙击枪口吐白沫从树上跌落,身上缠着几条花花绿绿的毒蛇。

“二号,你下去帮一号,他被毒蛇咬了。二号?二号听到回话?”耳中传来滋滋滋的声音,鸿飞的冷汗又冒了出来,比竹叶青缠着脖子的时候更恐惧。

……

王波组经过起初的慌乱,迅速调整,战斗队形很快成型。

他阴沉着脸,忍着洋辣子刺入肌肤的细刺带来的瘙痒,打了个加速前进的手势。

战士们默不作声,快速推进。

风啸呜咽,苦竹、松树瑟瑟作响,在晚风中扶摇扭摆,如妖魔鬼怪。

王波踩着枯树乱枝,脚下传来细微的声响。

竹叶沙沙,松叶瑟瑟,是如此的清晰。

王波感觉这夜色静谧得有些诡异,诡异到耳边传来阵阵犹如歌舞的声音。

他晃了晃脑袋,歌舞的声音更加清晰了,如泣如哭,似在诉说一段怨念。

“好烦躁啊。”王波被自己下意识冒出的这么一句,吓一跳。

他瞬间清醒,发觉自己绕着一颗松树在不断绕圈。

他抬头四望,战友们如行尸走肉,无头苍蝇一般到处晃悠。

“喂,醒醒。”王波拍醒身边的战士,两人不断拍醒战友。

“班长,你刚才有没有听到歌声,像催眠曲一样,我忍不住就站着睡着了。”

王波堵住耳朵,又松开,那歌声早已消失,似无中生有。

……

吴山组最惨,个个被马蜂蛰得鼻青脸肿。